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Dallas 切换城市


  • 资讯
  • 分类
  • 商家
羞羞的硅谷--《纽时》CNN联合揭秘硅谷性骚扰风波,将投资大咖掀下马
[ 编辑:cheerinus013 | 时间:2017-08-22 05:59:47 ]

一边是集智慧和美貌于一身的女性创业者,

苦求伯乐的资金支持


一边是人脉颇丰,

手握各方资源的硅谷投资大咖


于是有人先失态了。。。


而这背后,却反映出硅谷的

“秘密”


几个星期之前,两位知名的硅谷投资大咖被多名女性创业者指控性骚扰后,被迫向公司递交了辞呈。


而也有美国媒体发表评论文章阐述,硅谷投资圈似乎也都对这种骚扰现象见怪不怪,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秘密”。。。


以上提到的两大知名硅谷投资者,一位是Binary Capital的创始人Justin Caldbeck,另一位是500 Startups的创始人Dave McClure 。


Justin Caldbeck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Justin Caldbeck从来没想到过自己的轻佻行为会将其拉下神坛。其与他人合伙创立的投资公司Binary Capital 成立于2014,到2016年,公司已经融资1亿7500万美元。本来公司还有希望再融7500万,结果,却由于他的绯闻而导致公司融资受挫。



(Justin Caldbeck)


2017年,Niniane Wang, Susan Ho, and Leiti Hsu等6位硅谷女性创业者几乎在同一时间起诉Caldbeck, 揭露他在她们试图寻求他的投资时,对她们发出了性索求信号,比如,在商务会议桌下摸摸索索,半夜发送暧昧短信,或直接邀请对方上床。


在留言刚刚开始传播时,Justin Caldbeck决口否认,称自己一直都是“无比尊重女性”,然而,随着情况愈演愈烈,当事实再无法被遮盖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曾有不当言行。


即使是这样,当事人之一的Niniane Wang(她曾是Google 桌面产品的创建者)发布了一条Caldbeck在被指控后发给她的messsage, 意图再次通过给她投资来封住她的口。此message 被公布后,业界再次哗然。




公开举报Caldbeck的另一位女创业者,Susan Ho,曾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说:“在职场中公开投诉性骚扰,无疑是给自己的职业生涯仍下一颗核武器炸弹。” 意指,很多女性,尤其是女创业者,都在硅谷遇到过类似的骚扰事件,但为了不在未来受到牵绊,多数人选择拒绝、保持沉默。


很快,Caldbeck所投资的一些公司纷纷要求他离开董事席位,最终,其创立的Binary Capital 宣布,Caldbeck已经离职,并永不得返回。



Dave McClure

Dave McClure是投资公司500 Startups的联合创始人。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31岁的女企业家Sarah Kunst就谈到,2014年在讨论她在500 Startups于旧金山加速器的潜在工作机会时,McClure对她用Facebook message进行言语性骚扰,告诉她:“我搞不清楚究竟我该雇用你,还是应该跟你调情。”



Dave McClure



Sarah Kunst


500 Startups是一家全球风险投资种子基金,总部位于硅谷,拥有超过3.5亿美元的投资资金,投资于4个主要基金和13个微型基金。自2010年成立以来,已经在世界各地投资了1700多个科技创业公司,其中包括 Twilio , Credit Karma, Grab, Udemy, Ipsy, Talkdesk, Intercom, MakerBot, Wildfire, 和 Viki。



Dave McClure与团队



Cheryl Yeoh & Co 的创始人Cheryl Yeoh 正是将Dave McClure掀下马的重要人物。她在今年接受CNN采访时,描述了被McClure的细节:“McClure是我的投资人。有一晚,我曾邀请McClure在内的一群朋友来我的公寓参加一个小型PARTY。那一天他喝了一些酒,还不断劝我喝酒。散场后多数朋友都离开了,但McClure迟迟不肯走,留到了最后。当房间里只剩下我们2人时,他提出留宿想和我上床,我拒绝了,我很惊讶,我说,Dave, 你可能忘记了,我有男友。但他仍然将我PUSH到墙角,继续和我说:“Please, 就一个晚上。”


Cheryl 继续描述说,她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事情的发生,因为她知道McClure是有家室的人,有妻子,有孩子。





当此事件传出后,Dave McClure不得不在网上公开道歉,称自己是卑鄙小人。





事件爆发后,500 Startups共同创始人Christine Tsai发表声明道:将由她接手Dave McClure的工作,Dave McClure将只剩下普通合伙人的身份;



(Christine Tsai)


Christine Tsai称这项变动早在数个月前就已经决定,但500 Startups其他合伙人却说对此一切全然不知,大家都是看到《纽约时报》的报道及Christine Tsai的声明才得知。


Christine Tsai也表示:“最近几个月,我发现我们的共同创办人Dave McClure 对科技界的女性做出不恰当的行为,且跟500Sartups的文化价值不符,对于他的行为跟所造成的痛苦,我们感到很抱歉。”



更多骚扰事件,不仅在硅谷


曾经被指控性骚扰的还有曾投资Uber的知名投资家Chris Sacca。接到投诉后,他很快反应到要尽快道歉,

对媒体说道:“越来越多女性站出来描述她们在科技圈遭受到的不友善对待,让我看到了这个产业中更深层的问题,我也了解到我曾是这其中的毒瘤。看着文章中的这些故事,我想到我的过去,我现在明白了我的个人问题,我很抱歉。”




身在柏林的女性创业者Gesche Haas也遇到了同样的困惑。在与欧洲天使投资公司合伙人Pavel Curda的一个简短会议之后,正当她心中期盼对方会对自己的公司感兴趣时,对方却发来一条突兀的短信,显然他感性的不是女方的公司:



年轻的Haas本想对此事不再提起,但当她在圈内听说另一位女性在那几日也接到Pavel Curda类似的邀约后,她明白自己不能沉默,便对媒体公开了此事。



硅谷投资圈的“秘密”




一项行业调查显示,硅谷的“环境”不利于女性和少数裔种族,投资者往往都是白人、男性:据调查,72家企业的决策投资者中有89%是男性。


据统计,过去一年,男性融资总额达到582亿美元,而女性却只有15亿美元。创业家需要足够的基金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因此投资人的权利往往非常巨大,但风投资本家却以男性居多,加上风投行业的保密要求,即使投资人行为逾矩,多数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此许多女性创业者表示:如果他们公开说出自己遇到的骚扰,她们害怕会遭到报复,甚至永远遭到投资人拒绝。






Non-disparagement 条款在硅谷职场的就业协议中是非常常见的一部分。条款阻止人们对外谈论公司的内部工作,包括不可以对外诟病前同事或者老板的行为。但是在硅谷,一个白人和男性压倒性的行业里,这些协议本身就特别有问题,使得弱势群体只能选择关起来门来解决问题。


而巧妙的是,企业家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又并非传统的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不受限制,也不受保护。


在真正的投资协议签署之前,有很多正式或非正式的会面需要帮助他们加深彼此的了解,至于谁能够把握好相处之道和其中的界限,便是因人而异了。


但无论如何,当一些投资人认为手中的金钱和权势可以左右一个女性的梦想,而期待她为实现梦想付出其它代价,恐怕这个投资人本身也在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曾经的梦想置之度外了。

分享到:
】 【打印繁体】 【关闭】 【评论】 【返回顶部】 【收藏
上一篇:Hurricane Harvey飓风来临,发生在德州的人和事
下一篇:周六达拉斯市中心预计将有数千人抗议白人至上
文章关键词: 新闻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